昨天下午,一兄弟午睡醒来,骚劲十足,口呼“无聊”,要求晚上请我喝酒。盛情难却,还是喝我们俩都习惯的二锅头,两人干一斤。本以为喝完可以安静地睡觉了,但是看到他眼里透射出迷离的目光,我心里说“坏事”!果不其然,他死活吵着要去巢湖路干一下。也怪我,星期六晚上带他来过一次,从此喜欢上了这里了。(简单经过我下文插叙)打车来到巢湖路,我带他到新疆妹那家。但是很不巧的是,新疆妹正在开工,只好让另一个骚货给他服务。时间真他妈长,兄弟出来了,新疆妹还是没出来,不知道昨晚这位找新疆妹的兄弟上不上这里,我真是佩服死了你。我朋友已经干了半小时左右了,你老人家至少有40分钟吧?看兄弟那一脸满足的样子,我本来不准备搞的,但是心情又激荡起来。但是二男共侍一女的事情我不想干,于是转到巢湖路的正路上,以为找星期五晚上找过的那个大奶子吹一箫,但是很遗憾的是,卷闸门禁闭。在旁边一家,里面有一个穿高统靴的白衣妹妹,乍一看凹凸有致,于是我们就进去了。进去近处一看,有些失望,脸上有稀落的雀斑不说,上嘴唇包不住龅牙显得有些诡异。但是客观来说,年纪并不算大,而且已经10点了,我不准备换人(何况店里就她一个),于是同意敲个大背。她连忙拉下卷闸门,兄弟说他先出去,我看这女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快,又拉起卷闸门。带我到店内木板隔断的炮房,先让我脱衣服。说实话,我老大不情愿。星期五晚上干的隔壁那家,炮房是另租的,比这家直接在店里干安全多了!我边脱裤子边问:“最近可安全啊?”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见卷闸门“哐当”一声,她立即熄了灯,悄声说:“赶快穿衣服!”我靠,黑灯瞎火的怎么穿衣服?我还没明白是什么事情呢!她又说:“我从后门出去了,有人进来你不要说话!”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可能是遇上警察查房了!心里一边暗暗叫苦,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裤子,内裤不知道怎么回事穿不上,只好揣在西装口袋里。正在这时,卷闸门又是“哐当”响了一下,我心想:这次完了,要被当场在发廊逮到了!没想到我买春5年,今日竟栽倒在巢湖路!又想:没有小姐在,没有逮现行应该没事吧?心里乱七八糟地想,手下可没有慢,穿好了衣服,鞋带也来不及系,用手机的光亮照着路,也快速溜到后门口,才终于松了口气。那女的也正在门外,看到我出来,说:“我带你到楼上做吧!”然后带着我七弯八绕的上楼,我一看,正是我星期五晚上干的地方对面的套间!一进门,我就很生气:“你既然有这里可以做,为什么还让我在楼下店里干?”她说:“你不知道,我隔壁那家今天晚上全部被抓了,就在对面的这间房,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带你到这里也不敢。”我一听她隔壁的发廊被抓,立即惊诧莫名,问:“怎么被抓的?”她说:“我们猜应该是被人举报了,昨天晚上有一个男的在隔壁吵了好长时间!今天晚上一开始是3个男的,估计是便衣,进去做了之后,再次上客就被当场抓了。”我想起了我星期五晚上的情景。刚出差回来看到巢湖路新疆妹的帖子,晚上就想着去验证。但是忘记帖子指引的路线,结果就找了隔壁的这家发廊。因为玩的不错,第二天(星期六)晚上我又带了几个人来玩了一次。当时一进去,一个瘦瘦的、看上去有些不太舒服的女的就跟我搭话,问我可做个按摩,我问可会吹,她有些山精的样子:“单做吹我们不做!”我懒得搭理她,问旁边另一个个子有些矮的丰满型的妹妹:“连吹带做会吧?”她点点头,然后带我上楼到了套间,衣服一脱,奶子好大!吹的功夫也不错,很认真,吹停下来就是否戴上套子还征求了我意见。我问她们为什么现在单吹不做了,她说做啊,刚才那个女的不做。回忆到这里,又联想这个小姐讲的“昨天晚上有一个男的在隔壁吵了好长时间”,心想肯定是那个瘦瘦的女的服务不好,导致了那男的忌恨然后举报了吧?不由得极为鄙视那个小姐了!同时对于这个善于维权的兄弟,也不由得鄙视一下,你搞得我今天晚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啊!女的将我带进隔间,就去找避孕套,只听见一声“尻了!”我问怎么了,她说套子没有了,进来问我不戴套可行?说实话,对于这个女的我已经不满了,不戴套干不情愿。但如今我衣服都脱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说行。她也脱了衣服,伸手过来摸我的老二,手冷得象僵尸一般,让我打了个寒战。一方面由于她的皮肤、容貌与我要求相差甚远,一方面在想着她说的便衣、隔壁被抓的事情,老二老是硬不起来。我说:“不是说吹吗?”她有些不愿意的欠身来给我吹,十分马虎。一边吹一边还突然停下来,貌似在听门外是否有动静,我本来硬一点了,给她一惊一诈搞的,又软了下来。我的乳头和屁眼周围这两个敏感地带,她都没有照顾,只知道含着阴茎,不会舔只会吸,我都快被她搞郁闷死了!在这里告诉大家,这个女的发廊位于新长城大酒店过来数第二家,脸上有雀斑,龅牙比较明显,大家可千万别上当了。好不容易有些硬了,我让她在上面,她说不会!我操,只好我自己来了。她一躺下,我看到她的阴毛,立即性欲减小大半!她的阴毛长的很多,都快连到肚脐了!但是不是那种黑油油的健康毛色,乍一看象瘌痢头!阴唇已是紫黑色了,乳房颜色稍微白点,乳头还很长,一看就联想到经常被男人叼着吸的场景。没办法,小弟弟硬不起来,只好自己用右手抚摸,一边用左手去扣她的阴户。手指头探进去,里面倒是挺暖和的,手指头的感觉传到小弟弟,小弟弟不久也有一丝兴奋,翘了起来。我连忙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插了进去。小弟弟在暖和的阴道反而没什么感觉,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抽插吧!我不想直起腰看着她的样子,只好全身趴在她身体上,脸贴着她的脸,气沉丹田、力聚阴茎,快速抽插起来。她不会叫,只是低低喘气,我只好将她想像成十五六岁的小妹妹,我是在强奸幼女等情节。本来做爱时间挺长的我,在这种没有享受的情况下,3分来钟就射出了。射精时,我还尽力往里面抵,心想一定要留点东西在你这个机车女里面,妈的!完事后,她也不没给我擦,自己清理一下就穿衣服了。边穿衣服边嘟哝:“我们这些老板也真实没用,保护不了小姐还开什么店啊?”见我没说话,又问:“编号207的警车是那个片区的?好像不是我们巢湖路这边派出所的。”我说不知道(兄弟们有没有知道编号207警车是哪个派出所的?)。心里有些郁闷,甩给她60块钱就下楼了。出门之后,才发现货比三家是具有深刻道理的!除了我干的这家之外,还有三家是开门的,都比这家的女的好看哪!赶快与朋友一起坐车离开,回去洗小弟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