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盛夏,骄阳似火。

??今年高考又落榜的胡子心里烦躁无比,午後睡醒後嫌屋里太憋闷便出了门,挟着本早已翻破的英语书,想找个清凉的地方待一会儿。

??正胡乱地溜躂着,胡子就看见潘嫂挑着粪桶从那边过来,怀里两只鼓胀的乳房一晃一晃的,胡子就忘了让路。

??潘嫂说:「胡子,你不怕臭?」潘嫂蓬乱的头发下的脸灿烂灿烂的。

??胡子说:「不臭呢,嫂子的香气把臭味压下去了。」

??潘嫂笑了:「是吗?那你要不要过来闻闻?」

??胡子也笑了:「我怕潘哥呢!」

??潘嫂说:「你潘哥不在家,你怕什麽?!」

??潘嫂也就26岁,虽说已有了两个女儿,可身材还是那样苗条匀称,风韵卓绝,打扮起来,比巩俐还美呢!

??这一天,潘嫂要去赶集,胡子也去,潘嫂就说:「胡子,等我一道回来,帮我带几样东西。」胡子说:「别人说闲话哩!」潘嫂就笑笑,样子很妩媚。

??胡子也不好意思的笑笑,潘嫂说:「胡子怕羞呢?」胡子胆量上来了:「潘嫂勾引我?」潘嫂反倒不好意思了,扭着屁股转身走了,胡子赶紧跟在後边。

??歇息时,潘嫂无顾忌地扯着衣领扇凉,还拽起衣角擦额前的汗,於是,白嫩嫩的奶子便一隐一现的跃入胡子的眼帘。胡子看呆了,一股原始的冲动涌遍了全身。

??胡子说:「潘嫂你真美,像巩俐。」

??潘嫂目光柔柔的:「巩俐?你的女朋友?」

??胡子说:「巩俐是大明星,演电影的。」

??潘嫂娇笑一声,伸过一只手轻轻拍了胡子一下:「胡子原来也很坏。」胡子浑身就酥了,不由地也伸出手去握住潘嫂的手。

??潘嫂说:「胡子你还是学生……」胡子说:「我是男人!」胡子便把潘嫂拉进路边的树林里去,潘嫂晕乎乎的任他拉。

??在幽静的树林深处,慾火焚身的胡子把潘嫂摁在身下一通乱啃,双手哆嗦着脱着潘嫂单薄的衣裤。潘嫂半推半就着,上衣的钮子都被胡子扯掉了几个,露出一对圆滚滚、颤微微的雪白乳房。

??潘嫂突然推开了胡子,胡子牛喘着,不明所以的盯着潘嫂。潘嫂娇嗔的说:「你轻点,胡子好紮人。」胡子「嘿嘿」憨笑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一次扑了上去,在潘嫂白花花的身子上没头没脑的亲着,捧起雪嫩的肥奶,噙住紫葡萄似的奶头,像婴儿吸奶似的没命狠咂。

??这下潘嫂也不行了,眯缝着眼睛,压低喉咙骚浪的呻吟开来,一声声刺激得胡子更加晕忽了,心急火燎的便向下扯潘嫂的裤子。还算顺利,很快潘嫂肥嫩濡湿的阴户露了出来,还是童男的胡子直看得脸如火烫、眼冒金星,呆在原地足有一分钟。

??看着胡子的傻样,潘嫂「噗哧」笑出了声:「胡子,你还说是男人呢,没见过女人的小屄呀?」潘嫂还故意把大腿又分开些,好让胡子看个够。

??真是「男勾女,隔着墙;女勾男,隔着床」。胡子贪婪地看着,眼珠子瞪得快要凸出来,大脑里一片空白,兴奋得连亲爹叫什麽都忘了。

??潘嫂等不及了,生气的说:「胡子,你是不是不行啊?」

??胡子这才醒过来,忙说:「我行,我行的!」说着,胡子便飞快地脱衣服,但裤带偏偏系得太紧,胡子急得满头大汗才把裤子脱了下来。

??潘嫂不由得眼睛一亮,原来是她看到胡子那白中透红的阳具已经高高的翘起来,那尺寸竟比自己男人的还要大上一号。

??还没等潘嫂回过神来,胡子就心急火燎的扑了上来,可是心急却吃不上热豆腐,胡子误顶误撞了几次也没找到潘嫂的桃源洞。潘嫂看着胡子的窘样,只好放下矜持,抓住胡子的阳具塞进了自己的屄内。

??潘嫂的肉洞里又紧又湿,这是自打离开娘胎後,胡子第一次品嚐到如此销魂的滋味,胡子此时最想说的就是:「真他娘的爽!」

??胡子无师自通的开始抽动起来,潘嫂也像是好久没有经过床笫之事,脸烧得如熟透的红柿子,「咿咿、呀呀」的叫着春,真比三伏天吃了根奶油冰棍还透心的舒坦。

??此刻胡子才体会到做男人的快乐,低头看着身下被自己猛操的潘嫂,充满了成就感,觉得自己一下也成了大老爷们。潘嫂也爽得全然忘了正身处室外,胡子那年轻强壮的阳具成了她快乐的支点。

??只见潘嫂不停抓着自己的两只奶子,大腿箍住胡子的腰,浑圆的白屁股拚命地耸动,已经黏满了黑乎乎的泥土,但潘嫂也顾不得这些了。

??潘嫂终於憋不住叫出了声:「啊……啊……好胡子……会操屄的好胡子……啊……使劲操……嫂子要死了……骚屄美死了……」

??胡子从未想到潘嫂发起骚来竟是如此的淫浪,再加上那像小嘴似的骚屄把他的命根子又吮又咬,简直是爽歪了,极度兴奋的胡子挺着灼烫的阳具捣鼓得更起劲了。

??可不一会,还经验匮乏的胡子就腰眼一酸,把热辣的童子精献给了潘嫂,滚滚的热流浇在潘嫂的花心子上,也甜美在潘嫂的芳心里。潘嫂玉体娇颤,兴奋的把胡子紧紧抱在怀里。

??过了许久两人才分开,彼此热得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但没过多久,这两个饥渴的男女又迫不及待的搂抱在一起了。

??这一次胡子已然轻车熟路,把阳具舞动得风车般相仿。潘嫂也更加放纵,居然像小狗似的趴在地上,让胡子从後面猛操她的小屄。

??两人的动静越来越大,幸好这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辰,人们都不愿出门,只是惊扰得林间的小鸟四散飞去,在半空中久久的盘旋。直到太阳落山,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分手时,胡子支吾着说:「潘嫂,以後我还想……」

??潘嫂故意问:「想什麽?」

??胡子挠挠头,红着脸说:「想和你睡觉。」

??潘嫂好不得意,笑着说:「那就要看胡子你有没有胆了。」

??胡子回到家里,就累得一头倒在炕上,但心里却一刻也静不下来。他想着潘嫂雪白的身子,想着潘嫂圆滚滚的奶子,还有那多汁多毛的小屄。胡子还想起临走时潘嫂意味深长的话语,这时才感到很後怕,万一刚才被人发现了,潘哥还不把自己给活劈了。

??胡子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在炕上翻腾了一整夜。

??随後的几天,胡子都像是丢了魂似的,书也没心思看了。几次碰见潘嫂也不敢搭话,甚至不敢正眼去瞧她,有时远远的就躲开了。潘嫂倒和往常没啥两样,见到胡子仍是有说有笑,好像什麽事情都没发生过。

??胡子心里像被油煎似的痛苦极了,也矛盾极了,他好想潘嫂,又好怕潘哥。每当胡子想到潘嫂一定把他看扁了,讥笑他不是男人,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後,胡子还是没有抵抗住潘嫂的诱惑,他决定做个男人。

??於是在一个月淡星稀的晚上,当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进入梦乡以後,一个慌张的身影闪了出来,迅速的翻过潘嫂家的院墙,蹑手蹑脚的来到屋门前。

??不错,这正是胡子。

??胡子此时紧张得心「怦怦」乱跳,当手快碰到房门时,他竟想放弃了,但马上胡子又激动得差点叫出声来,因为潘嫂的房门一推就开了。胡子心一横,走了进去。屋子里一片漆黑,胡子紧张得不敢出声,也不敢乱动。

??突然房间里的灯亮了,把胡子吓了一大跳,险些坐在地上。不过胡子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因为他朝思暮想的潘嫂坐在大炕上的白纱蚊帐里,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潘嫂的身上寸缕皆无,长长的黑发随意披散在胸前,使一对乳峰半遮半露,雪白浑圆的大腿微微的合拢,却挡不住那腿根处显出的浓密屄毛,瞧得胡子热血沸腾,连话都不会说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潘嫂撩开蚊帐,嗔怪的说:「胡子,还傻站在那儿干啥?」胡子这才灵性过来,赶紧脱光衣服,爬上了大炕。

??胡子性急的就想去抱潘嫂,却被推开了。潘嫂重重的捶了胡子一把,泪眼婆娑的说:「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还以为你熊包了,把嫂子给忘了。」

??胡子被潘嫂一哭一恼弄得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说:「嫂子,你别哭,你别哭,我……我这不是来了吗,以後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胡子低声下气的认了半天错,潘嫂这才转怒为喜。

??还没等胡子回过神来,脸上泪水还没擦乾的潘嫂就将胡子推倒在炕上,香喷喷的小嘴在胡子脸上一通猛亲。胡子也学着从电影上看到的那样,抱住潘嫂的头和她亲嘴,直亲得两人都大脑缺氧了,潘嫂才放开胡子。

??胡子还有些担心的说:「潘哥,他……」潘嫂笑着说:「你又怕了,他还在东莞呢!大妮和二妮也都去她们姥姥家了,家里现在只有你和我,放心了吧?」

??胡子这才算放下了心,抓起潘嫂那柔软的大奶子不停地揉玩,潘嫂马上还以颜色,抓住胡子硬起的阳具又搓又捏,还发浪的捧起奶子,把乳头塞入胡子的嘴里,胡子当然是求之不得,紧紧地叼住黑褐色乳头,再也不想放开了。

??潘嫂好兴奋,脸像喝醉酒般的红艳,呻吟着说:「好胡子,用力吸,还有这边的,啊……不要停……」胡子更加卖力了,交替的猛吸两只鼓胀的奶子,真恨不能有两张嘴能将它们一起吞进肚内,此刻一切烦恼都不存在了,此刻就是他奋斗了十五年的高考通知书也比不上潘嫂的乳房有如此大的诱惑力。

??别看胡子学功课不行,但对这夫妻房事却颇有慧根,嘴上忙活着,手里也没闲着,在潘嫂一身粉团似的浪肉上恣意抚摸,却仍嫌不过瘾,不过也只能怨爹妈少给他生了一只手了。

??潘嫂早已被弄得浑身酥软,眯缝着一对水汪汪的媚眼,「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迷朦中觉得潘哥又回来了。只有当胡子那如钢针的胡茬紮得白嫩的奶子又蛰又痛时,潘嫂才意识到自己在偷汉子,正做着不守妇道的苟且之事。不过潘嫂并没有感到多少羞耻,反而觉得异常刺激,这是和丈夫潘哥操屄时从未有过的感觉,她真想放声大喊,让全村的人都知道。

??胡子的手滑入了潘嫂火热湿润的下身,黏湿的骚水立刻就流满了他的手掌,潘嫂也配合地张开双腿,任由胡子的手指插入屄缝里翻搅抠弄,而她柔腻淫浪、高低起伏的叫床声也听得胡子心肝都颤了。

??胡子忍不住了,握住阳具硬生生的便想送入潘嫂的饥渴的阴户,不想却被潘嫂一把攥住了。潘嫂淫笑着说:「别急嘛,夜长着呢!你先躺下,让嫂子先给你吹吹。」胡子虽不解其意,但还是乖乖的照办了。

??只见潘嫂高高的翘起雪白浑圆的屁股,握住一柱擎天的阳具,淫媚的瞟了胡子一眼,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胡子长这麽大哪里经过如此销魂的滋味,看着潘嫂卖力地吞吐吸吮着自己的阳具,一阵阵令他窒息的快感直冲脑门,觉得潘嫂真比自己的亲娘还亲。

??在胡子粗重的呻吟声中,潘嫂更加卖弄风骚,把胡子长长的肉棍儿舔得油光光的发亮,似乎连人影都能映出来。胡子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下身,他的魂魄也快要被潘嫂吸走了。

??眼下胡子已然无法控制自己,最後也只能眼睁睁的瞧着自己在潘嫂的嘴里泄了阳精。潘嫂显然早有准备,红艳的嘴唇紧紧地裹着胡子的阳具,将滚热的精液一股脑的都吞进肚内。胡子觉得有些难堪,不过看到潘嫂并没在意,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潘嫂意犹未尽的抹抹嘴唇,笑着说:「胡子,舒服不?你潘哥在家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我给他吹鸡巴,他管这叫吹箫。」

??胡子说:「潘嫂,你吹得真棒,我真是舒服死了。」

??潘嫂说:「嫂子还有很多绝招没使出来呢!只要你听话,我会让你美得找不着北。」胡子听了兴奋的忙用力点着头。

??潘嫂扶起胡子变软的阳具,低头又吞进嘴里,到底是年轻人,没几下胡子的肉棍儿又像电线杆似的硬翘起来。这回潘嫂又换了花样,把阳具对准小屄,雪白的大屁股慢慢地坐了下去……随着阳具全根没入身体,潘嫂无比满足的长长浪吟着,开始一上一下有节奏的套弄起来。

??胡子完全被潘嫂摆布着,但对他来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进入了潘嫂的身体。看着村里公认的大美人正一丝不挂的和自己操屄,胡子如置身梦中一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而潘嫂却是心无旁骛的全情投入,细细品味着阳具和屄肉每一次的挤压,每一次的厮磨,享受着鸡巴头和花心子每一次的强烈撞击,每一次都令她好像不堪承受,又好似无比痛快的呻吟不止。

??潘嫂的动作越来越急,磨盘似的白屁股飞快的起伏着,惹得一对奶子也不停点的摆动,把彻底沈沦在潘嫂肥美多汁的骚屄里的胡子看得眼都花了。

??渐渐地潘嫂支撑不住了,在连泄了几次阴精後,无力的歪倒在一旁。这下可轮到胡子发威了,还没爽够的他翻身上马,骑在潘嫂的身上,一棍狠似一棍的猛操起来,潘嫂也不知从哪里又来了力气,发疯了似的扭动着屁股,让胡子更深更准的插入。

??胡子这次坚持了很久才射精,此时两人都累得精疲力尽,躺在炕上只剩下喘气了。

??过了一会,刚有了些力气的胡子便把潘嫂抱在怀里,迫不及待的又亲又摸,搞得潘嫂春情再动,下边的骚水又冒了出来。

??胡子突然问:「嫂子,你说是我的鸡巴大,还是潘哥的大?」

??潘嫂笑着说:「鸡巴还是你的大,不过……」话说了一半,潘嫂却停下不说了。

??胡子忙问:「嫂子,你快说嘛,不过什麽?」潘嫂这才说:「不过比起你潘哥玩女人的手段,胡子你还差得太远了。」

??胡子有些丧气,说:「我还年轻嘛!」潘嫂搂住胡子的脖子柔腻的说:「胡子,其实你也算不差了,来,让嫂子慢慢教你吧!」

??直到天蒙蒙亮,享尽了一夜风流快活的胡子才离开潘嫂的怀抱,悄悄的溜回了家。

??从此每隔一两天,等家里人都睡下後,胡子就会摸进潘嫂的家里和她偷情相会,潘嫂夜里也总让门虚掩着。这些日子,胡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白天里总是萎靡不振,可是到晚上就变得精神百倍。

??潘嫂对胡子越来越亲了,那层出不穷的炕上功夫让胡子简直乐不思蜀,现在胡子每天就觉得白天过得太慢,而夜里却总是太短。

??一个人的时候,胡子就胡思乱想,他搞不明白幸福为何来得如此之快,更搞不明白自己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但貌美如花的潘嫂为何会偏偏看中他?总之,胡子搞不清的实在太多了。

??到後来,胡子也不想了,他开始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有朝一日,潘嫂和潘哥离了婚,然後自己再把潘嫂娶进门,两个人做真正的夫妻。这几乎成了胡子最远大的理想,除了潘嫂,他谁也不娶。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间就到了立秋。

??这天晚上,胡子又悄悄来到潘嫂家。几度云雨後两人都很倦了,便互相搂抱着睡了。

??半夜胡子被肚内一阵翻腾闹醒了,觉得要拉肚子。胡子没敢惊动熟睡中的潘嫂,随手在炕席下扯了张纸,只穿了条花裤衩,便急匆匆的跑进了茅厕。

??拉了一会,胡子觉得肚里松快多了,这时才注意到刚才拿的那张纸上有字。这天正逢农历十五,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藉着清亮的月光,纸上的字还看得蛮清楚。

??胡子惊奇地发现这竟然是潘哥写给潘嫂的信,胡子很是好奇,便看了下去。谁知信尾的几行字,却看得胡子惊得呆住了。

??原来,信上写道:

??「兰兰(潘嫂的小名),那件事办得怎样了?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我真的太想要个儿子了,做梦都在想,可自从得了那个病,我就不能生育了。兰兰,你放心,无论成与不成,我都不会嫌弃你的,真的生了儿子,你就是咱们潘家的大功臣。至於找谁,你随便,最好找个没成家的,我觉得东头的胡子就不错……」

??胡子看完了信,蹲在原地足有半个小时。等清醒过来後,胡子没有再进屋,光着身子就直接回了家。

??在家里,胡子一刻也没停,草草的收拾了一下,留了一封短信,天还没亮就头也没回的径直出了村子。胡子在信里说,他到南方打工去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而在一年後,潘嫂在广东喜得贵子,顺利地产下一个八斤半的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完】